里海不是海

开心时吐吐籽 喜欢听故事🍉

Soft Grumpy:

前两天我在看BBC的纪录片,叫万物与虚无,万物讲的是无限宇宙,片子得出一个令人伤感的结论,直至这一秒的宇宙仍在不断扩展,人类在茫茫星系里,就算探测到另一种生命的存在,以现在的技术靠近这种生命的速度也远不及星系远离的速度,因此时间越流逝,我们知道的越多,人类就越孤独。


这个世界上存在两类人,我属于乐观的悲观主义者,认同live your life to the fullest,但潜意识里有股无力感:我自己的生命总有结束的一天,人类总有灭亡的一刻,创造的文明最终会堕入虚无。


这两天我还重看了一篇小说,文末是这样说的:“你知道,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。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。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。”


于是我又坚信“活在当下”是对得起自己的最好办法,实在没必要为那么遥远未知的事担忧。


我想说的是,我今年二十三岁,差不多该是三观成熟的阶段,偏偏在这个时候,我不断接受新的观点,我很愿意思考,可是越想就越矛盾。


我在微博上关注了棱镜字幕组,看过许多纪录片和采访,特别佩服斯诺登和阿桑奇这样的人,不全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,而是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。


关于斯诺登有一部很棒的纪实电影《第四公民》,以最近视角展现了棱镜门发生的始末,你可以看到这个陷在危机和漩涡中的美国小伙子其实非常紧张,他有无数担忧,在背井离乡来到香港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放弃在美国的一切。他在不同住所和国家间周转,随便哪个电话响一下都能惊得一抖。但是只要他开口说话,永远思路清晰,在表达观点的时候游刃有余。发生了什么,应该怎样做,为什么做出这种选择,每句话都娓娓道来踩在点上。


我想他之所以有这条稳定的思路,就是因为他经过无数思考,该做哪些事,该朝哪个方向前进,并且努力让行动与这个方向吻合。


前几天clowwindy被迫终结了对shadowsocks的维护,防火墙又一次被加高,今天早上看新闻的时候我同样刷到这样的评论。


“请永远记住:你的眼睛,你的手,你这个人,是你自己的,不是别人的。只要你有健全的思想,你能看到什么,应该看到什么,只要不侵犯别人的权益,都是无可非议的……如果不能做一个真的猛士,请至少确保,你所说的每一句话,是一个人应该说的,而不是连没有自我意识的东西都可以复制的话。我们是人,不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,更不是可以随便被限制的思想。”


且不说我是否支持斯诺登,是否支持某段言论,但至少在事情发生的时候,在形成观点前,我会尽可能搜集信息,思考汲取剔除。


因为在不了解一件事的前提下得出结论很草率,尤其要是某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那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该用在什么地方?


我的友邻里有明辨是非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人,认准了道理就一步不让坚持到底;我也认识许多温柔如水的姑娘,她们善解人意,接受并理解一切。


我算不上有完全成熟稳定的世界观,我会改变,不断否认之前的想法。可能是经历的、看的想的还不够多,所以常常遇到越思考越矛盾的情况,不过这些都无所谓,至少我不再易怒,正朝某个目标前进。


这个目标就是,我希望有一天能形成正确独立的思考力,在看到一件事后能迅速产生自己的观点并清晰地表达;有一条明确、不能妥协的底线,但只要不越过这条底线,我能最大程度包容差异,不去干涉。


有时候,你越长大就会发现理想主义很脆弱,就好比我问过我妈妈,假如我是同性恋,假如我一辈子单身,不结婚也不生孩子,那她怎么想?


我妈说,她在理性上理解尊重,但感情上难以接受。


我满意她的回答,我一向认为自己的父母非常开明,这几年我不断向他们灌输“每个人生而平等,怎样决定人生是自己的选择,我没有伤害别人,我有权利做自己想做的事,你们应该指导而不是干预”。


妈妈跟我闲聊的时候说,她觉得我看的想的太杂太前太激烈,而对的东西不一定是适合的。


这样的矛盾也是我潜意识里无力感的成因,就像我极度反感在社交网络上兴风作浪妄图引导言论的人,可我的工作偏偏是在广告公司做品牌整合营销,怎样最大程度drive engagement是我整天要面对的事。


你瞧,我才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,对未来的路还看得模模糊糊,有许多这样那样的烦恼,还要企图找到理想和现实的平衡。


这些事算不算庸人自扰我说不准,我总想过得更酷一点,起码不枉我生而为人过一世,能思考能感知。


不知何时能达到。

评论
热度 ( 250 )
  1. KiviakSoft Grumpy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咯咯Soft Grump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长时间之前看过的,今天让考虑20年后的我,我才又想起了这个。

© 里海不是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